永野芽不郁

相遇已是嘉奖

【洋灵】震惊!追我的两个男生搞上了怎么办!(1)

*带你发现霸道蓝柒爱上我剧组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论坛体 网剧演员洋x灵

*ooc 首发2k试水 糊了就不搞了嘻嘻




#1 搞到真的了【楼主】


如题!!救救孩子吧!!


———

#2


为什么我看楼主ID像是很开心呢?


———

#3


我劝楼主死心吧,可能俩男生一开始就是为了接近彼此才追你的。


———

#4


我怎么觉得是一方先追的楼主,另一方吃醋,故意追楼主气他的呢。


———

#5


按楼上这么说?直掰弯?刺激,请楼主详细展开说一下。


———

#6 搞到真的了【楼主】


额,好吧其实剧里的他俩在追剧里的追我。是这样的,我是一个二十线小演员,离差一点十八线还要再差一点,然后前不久我接了个网剧,女一号。连我这种咖位都能当女一,可见我们这个剧得有多......算了具体不说了,我说一下我们的剧名大家感受一下。


霸道xx爱上我。


这个xx就是我说的那两位主人公其中一位在剧中的角色。这位我们就先叫他L好了。刚好他在剧里和现实中的名字拼音首字母都是L。


我们先来说说L这个人,他在剧里扮演的角色简单概括一下就是霸道冷酷无情但是只对我温柔只对我体贴也只爱我的一个多金面瘫。dbq倒贴了,是只爱剧里的我罢辽。


现实中的L就温柔多了,虽然热爱胡说八道,有事没事还喜欢拉着男二突然给你演上一段TVB经典片段,但是他帅啊!姐妹们!帅还不够吗!够了!


L以前是模特,谁知道怎么就想不开来演这个网剧了。L身高一米八八,盘儿贼靓,条儿贼顺。其实第一眼算不上多惊艳,但是人耐看啊,而且那腹肌,啧啧啧啧啧。我不说了,你们脑补吧。反正我估计剧组里一半女性工作人员都想和他那什么,当然有男的想和他那什么也说不定。


———


#7


搞了半天原来是网剧的,怕不是快播出了工作人员编料来炒作的吧......


———


#8


这年头我看网剧卖腐已经看累了,能换换套路吗?


———


#9


我才不管真假,上网冲浪开心不就得了,何必上纲上线,累不累啊?


———


#10


只有我好奇另一半工作人员呢。


#11


另一半可能想被他那什么。(x


———

#12 搞到真的了【楼主】


认识汉字吗。看看我ID呢。真的就是真的,假你🐎呢。


———

#13


楼主莫生气!


———

#14


楼主和我一起朗读。莫生气,莫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子又何必。


———

#15


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

#16


邻居亲朋不要比,儿孙琐事随他去。


———

#17


他人骂我我不气,全当他在骂自己。


———

#18


世间万物样样有,哪能件件随我意。


———

#19


不气不气真不气,上帝住在我心里。


———

#20


楼主不会还在生气吧?


———

#21


又气走了我的一个快乐源泉,当代网友,真行。


———


#22 搞到真的了【楼主】


没生气!刚刚我去和L还有A对台词去了!A就是我们网剧的男二。贼可爱的一个小男生,皮肤超级白,剧组里剩下那一半工作人员都把他当小孩宠,好吧是全部工作人员。而且他也确实是个小孩,未成年,喜欢吃糖。


A本来成绩挺好一小孩,结果不知道怎么被制片给坑过来演网剧了,据说家里人还不同意,A倒也是倔,一个人坐着火车过来就给合同签了。A虽然年纪小,但在演技方面还挺有灵性的。开机前只上了一个月的表演课已经演的比某些科班出身的鲜肉还要好了。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A在剧里的角色和我的角色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然后A暗恋我嘿嘿嘿嘿嘿。


A是他剧里名字拼音开头字母,就先这样叫他吧,我们这网剧导演为了让大家入戏平时都让喊的剧里的名字。


说到我们剧里的名字,我真的无话可说。反正我们网剧真的糊,也真的穷,以后能不能播都是个问题,我就把我们剧里名字拼音和大家说一下吧。


L叫lanqi,A叫anyu。我的名字比较长就不说,大家感受一下我们这个剧有多羞耻就行了。


扯远了,扯远了,我废话太多了,我估计以后我不当演员应该能去当个废话收藏家。也不知道工资高不高。


好的又扯远了,我们现在给扯回来。我想说的是我们剧组里互相叫对方角色名,都是全名来叫。只有L和别人不一样,L叫A小yu。


有事吗大哥?长得帅就能瞎搞了吗?A在剧里是你情敌啊大哥?叫这么亲密你眼里还有我吗?


———

#23


我觉得没有。


———

#24


我觉得楼上说的对。


———

#25


我觉得楼主太敏感了吧,叫的亲密一点而已。


———

#26 搞到真的了【楼主】


行。dbq,打扰了一直就没有我。


———

#27 搞到真的了【楼主】


回复#25:要不是我觉得我们这个网剧还有一丝可能糊穿不了地心只糊到外核就差不多了,我真想立刻发段L喊A的视频给你看。你看完就会立刻点播一首这就是爱。


———

#28 搞到真的了【楼主】


接着说刚刚的事。L这个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挺懒散的,但是遇到正经事绝对不含糊,也不会拿正经事开玩笑什么的,然后我们刚刚在一起对台词,那一段等下就要拍了,内容差不多就是L和A同时约我吃饭,我答应了A结果L强行把我拉走了,A说不过L就冲上来抱住我让我别走。


别说这个剧情沙雕,我也这样觉得,但是我们这就是个沙雕网剧。


总之L看剧本的时候就有点不高兴了,真对的时候脸都快拖到地上了,A想上来抱住我,人还没靠过来就被L拉过去了。


A一脸茫然问L怎么了,L把剧本怼到A面前,说“小yu你听你qi哥给你讲讲洗,你看这里啊,这个拥抱,合理吗?anyu这么害羞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拥抱女主呢。”


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差点就信了。那上次你去找导演把L和A在草地上打架改成撑一把伞在雨中漫步闲聊的时候,怎么没考虑合不合理呢?


当然我就想想,我不敢说,一方面因为我不敢,另一方面我觉得A应该不会信L的鬼话,谁知道A一顿猛点头:qi哥我觉得你说的对。


打扰了。


———


【卜鬼】哥哥

*怎么又是激情速打 

*小凡小琳异地恋半年纪念产物(没赶上六号凑合吧

*一辆短车(我开车技术真的很烂

*骨科 ooc(非三角 看到最后就懂嘞



和男朋友吵架了怎么办


(链接挂了补在评论了

yyyby又在瞎磕




王林有小号这件事普凡是知道的。因为他自个也有。


王林会用小号刷自己和普凡这件事普凡也是知道的。因为他自个小号也就这点用处。


但是普凡没想到王林会因为小号上刷到的一个采访视频和自己生气。


普凡到了晚上本来想和王林说点废话唠唠闲嗑顺便那个一下,结果视频刚打过去响了没两声就被挂了。


普凡心想王林应该在忙吧,就自己玩游戏去了。


王林这边还在等着卜凡再拨过来,结果等了半小时连个问号都没等到。


王林一个没忍住甩过去一条链接。


普凡点开来一看,是自己之前录的植村秀的采访。普凡没太搞懂,稀里糊涂看完了,给王林发过去一个问号。心想难不成是我太帅了,让我也欣赏一下。


王林沉默了两分钟又发过来几张截图。


“感情上主动还是被动?”


“纠结派。”


普凡似懂非懂,琢磨了两分钟发过去一条语音。


“哎宝你是不是想说这口红重了点,我也觉得巨夸张你知道吗......”


王林听了一半气的没听完就给按了。


“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你是个骗子你知道吗。”


“纠结派?你啥时候主动过,不都是我天天打直球。”


普凡:我床上挺主动的。


后来王林就没再回话。


普凡躺床上想了一会觉得王林说的好像没错。


他俩在一起是王林提出来的,小孩那会儿还留着脏辫,挺着胸脯站普凡面前踮起脚尖吧唧就是一口。


后来逃离大厂了,王林也依旧爱打直球。


生日会上的振臂高呼,综艺花絮里的那句“要我养我养普凡”,甚至是九月份却还要穿貂上台,总结下来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好喜欢普凡”六个大字了。


而普凡呢,连微博回关也做不到。


想到这里普凡突然开了窍,他打开某app,从输入id到点进主页到关注一气呵成。


卜凡点完关注咧着嘴截图给王林发了过去,然后自己一边望着手机傻笑一边想,虽然不知道明天睡醒会不会被叫去谈话,但是谁管这些呢,此时此刻王林开心最重要。


其实普凡也挺开心,那些长期积攒的,不能袒露的爱意都融在这一个小小的关注里。


“这次换我等你啦。”


联文写手是我邀请的 我联系的老师没有三十也有二十来个 写的好的老师我差不多都联系了 但不是所有老师都必须有求必应的对吧 (然后老福特真的有bug 有几位老师都是我发了几遍她们才看到消息 所以有的老师没收到私信也可能是因为bug......还有抄袭这个帽子别瞎扣了吧 提供给老师们选的梗是网上的写手三十题(具体哪个三十题我就不说啦 十月份大家应该就知道了 说抄袭麻烦拿出证据 我也挺不容易的 从策划到联系老师 第一天联系的时候下班开始搞到九十点才去吃饭 图片不是卖惨 我只是气的发抖罢了 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个公告 后面付出的不是只有这一点(p2是联文为什么不在微博公告(p3是我搞联文的初衷

冬与夏

相遇与分离

梦幻真实与清醒梦境

我们携手共度了无数起落沉浮才走到今日的秋

这个十月 18名写手 19篇故事

————————————————

10.1 @波比 《长夜无尽》

10.3 @忧馋畏饥 《Lost and Found》

10.4 @路长宁 《不系舟》

10.6 @小王的头法 《温柔》

10.8 @九十九  《以下犯上》

10.9 @CrushInMyEye  《夜晚还年轻》

10.11 @Tadzio  《厄洛斯的馈赠》

10.13 @跟个炮仗似的站在那 《猫薄荷》

10.14 @寒潮的小无间  《直男观察手册》

10.16 @skip兔  《饲养计划》

10.18 @拂刀柳 《妙龄童》

10.19 @今天你头掉了吗 《五次失败和一次成功》

10.21 @顾忘机 《Just Because I Like You》

10.23 @yoyo切克闹  《重返星球》

10.24 @烤斑斑 《贪欢》

10.26 @永无岛无名氏 《田螺小子》

10.27 @永野芽不郁 《藏》

10.29 @蕉蕉大怪兽  《流言蜚语》

10.31 @切红  《水里嫦娥》

————————————————

以沉默 以喧嚣 以哀乐喜怒 以赤心热忱

邀你共赴一场漫漫无边的金色梦境

有眼泪

有欢笑

有相拥

有心跳

是他们 也是我们

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星河广袤 宇宙浩渺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图by@橘先弹珠o_O 

卜凡凡今儿一直在王林脑子里转悠。

平时王林也经常想他,只是今天想的次数尤其多。

王林一开始以为是卜凡凡去LA了,再次异国恋让自己梦回四月份,这才搞的想念卜凡凡的次数直线上升。

直到晚上王林往床上一躺。想起来古诗一首。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yyyby今天神经了吗?神经了。

一个梗 酒局上产生的沙雕爱情

*用手机备忘录打的 谁能想到就个梗居然搞了一千字

*沙雕来源于生活

*扩不扩写看天(一般说这种话就是不会有




王琳凯和卜凡是在酒局上认识的。

王琳凯那会十八岁,刚成年第一次去酒吧,平时喝过度数最高的液体是某R牌果酒,但是小王艺不高人却胆大,梗着脖子说甭管洋的还是啤的都能喝。结果却趁着中场休息偷偷摸摸往自己酒杯里兑白开水。

卜凡就搁他旁边坐着一下就看到了,一点点挪过去凑到他耳朵边说“弟弟,你是不是喝醉了,那瓶才是酒,你倒的这是白开水。”

王琳凯听了臊红了脸,拿着矿泉水瓶就往卜凡头上砸,心说这人谁啊咋拆我台呢,后来才发现卜凡是真傻。

酒局上肯定是少不了要玩骰子的,但是王琳凯是个菜鸡,摇个骰上蹿下跳的,到头来连规则都半懂不懂,他不喝谁喝。

也亏得卜凡还记得他刚刚偷偷往杯子里灌水,于是铁了心的认定王琳凯醉了,除了第一把,其他把把都护着王琳凯,要么一开局就嚷嚷着要开别人骰盅,要么就故意往大了说。

王琳凯不傻,几圈下来也明白了卜凡是在护着他。于是把手机一掏,调到自己微信二维码的界面递给卜凡,结果卜凡以为他要去上厕所,于是把手机往自己兜里一揣。“弟弟你去吧,手机我把你看着了。”

“木头!”气的王琳凯端起酒杯一口......闷倒是没敢闷,王琳凯还不想躺在街上,就只抿了一口。

但是后来小王还是如愿加到了小卜的微信。卜凡那天回家躺床上闭上眼全是王琳凯猫着个腰偷偷摸摸往杯子里倒白开水。

小卜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上午六点终于掏出手机给徐圣恩发了条微信。“昨儿局上那小脏辫你有他微信吗,推给我呗。”

王琳凯也没睡,看到手机跳出申请好友的信息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了。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昨天那傻大个。

王琳凯手指尖儿悬在同意键上老半天也没下去,为啥,因为小王是个心机boy,小王长大了,学会欲擒故纵了。(其实是还在气卜凡昨儿戳穿他往杯子里兑水。)

等了半小时才按下去,期间啥也没干就一直盯着手机。卜凡微信设置的是陌生人可查看十张照片,王琳凯就用着半小时把那十张照片反反复复的看。

都是些生活照,王琳凯这人什么不大,脑洞最大,光这几张照片就脑补出卜凡拍这些照片时候的情景了。嘬着腮走秀的卜凡,路边摊举着烤串嚷嚷着再来一瓶的卜凡,蹲路边逗小孩大呼太可爱了的卜凡,王琳凯想着想着手指尖就跑到“通过验证”上了。

结果卜凡等睡着了,过了几个小时才醒。

王琳凯瞪着手机心想,真行,还跟小爷我玩推拉呢,于是也硬撑着没先发消息。

然后也睡了过去,等再醒来就看见卜凡给他发的消息了。

“弟弟,我是卜凡,就是昨天那黑衣服的。[呲牙]”

“我刚刚睡着了,现在醒了才有空找你。[偷笑]”

王琳凯一个酷盖,发消息从来不用系统自带的表情,觉得傻。结果这会看卜凡发,居然忍不住去想他按下这一个个小黄豆时是什么表情,这样一想,倒觉得有些可爱了。

“王琳凯。”

“没事,我也刚醒。”

王琳凯打完字发出去才反应过来,自己正一脸痴笑。


“靠!”


酷盖小王一拍脑门。


“恋爱使人变傻!”






(玩的那个🎲 我写的是最简单的一种 我们这儿叫吹牛 就是一圈人喊有几个几 比如我喊六个六 如果有人觉得没有就可以开我骰盅 然后一圈人的骰子加起来没有六个六我就要喝 有的话开我的那个人就要喝

【毕侃】经过一些秋与冬

*想了很久要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给你 最后还是写了这样一个普通的故事 故事里是冬天 希望今年的冬天我还没跑路
*很平淡没什么意思 但是是写给你的 就有了一点意义
*生日快乐 今天不骂你 爱你@盐五许_ 
(算是地下车库联盟的前篇

(超链接太麻烦了感兴趣的(应该没有 可以动动小手点首页查看

(也算是逃离大厂五个月纪念





起初,你拉我一起看雨,大雨里百鬼夜行,我们混在其中,比鬼还高兴。*





1.

今年的冬天依旧很冷。

风在外面呼呼的吹,李希侃抱着个汤婆子坐在沙发上看毕雯珺忙上忙下。

今儿是腊月二十四,按习俗来说是要打扫房子的。不巧的是李希侃前几日出门,同学聚会,为了巩固自己成熟商务男士的形象只穿了件风衣,回来当天晚上就发烧了。这会烧刚退,闹着要和毕雯珺一起打扫。毕雯珺不准,李希侃又不愿意躺着。最后毕雯珺说那你来客厅沙发上坐吧,能让我看着你就算是帮忙了。

李希侃坐着无聊,嚷嚷着让毕雯珺去书房拿本书给他看。屋里地暖开的很足,李希侃又被毕雯珺拿毯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张小脸出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书看了没一会就睡过去了。

毕雯珺把李希侃抱到房间里,又到客厅里把掉在地上的书捡起来。他拿的时候没注意,这会才发现手里的这本书是几年前他自己写的。

2.

那本书叫《小素》。

写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追梦的故事。

小素人如其名,长相寡淡的像碗清汤素面,但是这碗清汤素面从小就梦想着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二的时候有一回小素被学姐临时抓去顶包,演了个女二。那是她第一次上那么大的场子上演话剧,谢幕的时候,头顶的光明晃晃的,汗滴在她眼角晕出黑色的花,小素顶着斑驳的妆面,穿着淘宝团购只要五十块的演出服,觉得自己就该是为舞台而生的。

再然后小素毕业了,她才明白有些东西就是你努力也做不到的。

那天是她二十二岁的生日,刚结束一场面试,导演嫌她资历太浅,小素听了默默在心里来了句国骂,心想你不给我机会我哪来的资历。但她心里这么想,脸上还是堆着笑,说导演你说的对。

小素踩着高跟鞋回家,为了面试她前几天咬了咬牙买了双大牌高仿,到货了才发现尺码偏小,没退,硬塞了进去。脚后跟自然被磨破了皮,到了楼底电梯还坏了。小素脱了高跟鞋光着脚爬上了十一楼,房东堵在门口问她到底还要不要住下去了,要住下去赶紧把房租交了。小素求了房东半个小时,房东才答应再缓几天。房东走了之后,她把自己丢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盘算着自己银行卡里的余额还够她吃几天泡面。要实在不行的话,就回老家吧,小素想。

小素彻底和世界妥协,她终于愿意承认自己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人。小素回老家没多久就结婚了,结婚对象是相亲认识的,公务员,有房有车。没多久又有了个孩子,小素辞了那份托关系找来的工作,她的生命好像就剩下了家庭。

故事的最后,小素五岁的女儿告诉她,妈妈,我长大以后要当电视里的那种人。

小素笑着说好。

出版社的编辑是位四五十岁的老编辑,看完原稿,委婉对毕雯珺说,现在的人都喜欢看一帆风顺,看万事胜意,哪怕有点小挫折最后也得是皆大欢喜。

毕雯珺那会就是故事里最初的小素,觉得自己和别人都不一样。“可人生不就是做啥啥都不成吗。”

这句话毕雯珺说对了,他的书还真就没成。

3.

好像也是某一年的冬天。

毕雯珺在小区楼下捡到了李希侃。

在这前一天,他裹着件黑色大衣去了趟书店。看到自己写的那本书被放在书店最不起眼的角落,书架旁挂着大大的五折字样也没能吸引到多少顾客。

那天太阳很大,毕雯珺用卡里最后的五百块买了十本书。按原价,一分不少。

他提着书,隐约能听到书店老板在背后小声的用方言骂他神经病。

虽然毕雯珺是个外地人,但是这些年没少被别人这样说,久而久之,也就听得懂了。

书很重,手提袋的绳子在他手腕上留下青紫色的痕。

4.

“毕雯珺,我看到你写的书了,真烂。”

这是李希侃那天对毕雯珺说的第一句话。

“但是我很喜欢。”

他坐在行李箱上,穿一件白色外套,笑的和毕雯珺记忆里一个模样。记忆里那天的雪下的很大,天灰蒙蒙的,毕雯珺却被阳光晃了眼。

久一点,再久一点之前,在毕雯珺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曾经和李希侃好过一段时间。李希侃那会儿喜欢跳舞,毕雯珺就翘课陪他去舞房,然后一个人戴着耳塞窝在角落里看书。他那会儿喜欢看些无病呻吟的玩意儿,时常一本书看下来觉得天是灰的,人是暗的,恨不得跑到大街上高歌一曲这个世界会好吗。而等到他再一抬头看见李希侃,又觉得活着可带劲了。

后来李希侃出国当练习生,两个人就断了。

5.

是谁先吻上去的呢?

不记得了,不过也不重要了。

李希侃只记得那天落在身上的吻是热的,毕雯珺的怀抱是热的,攀着血液流向四肢五骸的情啊爱啊也是热的。

醒来之后,毕雯珺问他你怎么回来了,上回我听新淳说你不是都快出道了。

李希侃就躺在他怀里,挤出一个笑给他看,是啊,但是这不是没成吗。

毕雯珺想安慰他两句,话到嗓子眼了又想起自己现在的境况。

他说不出口了。毕竟他自己过的也算不上好。

书架旁大大的打折字样又在眼前飘呀飘,混着书店老板看神经病的眼神一齐,把毕雯珺想好的那一箩筐话压回了心里。最后只余下一个拥抱,一个仿佛耗尽他全部力气的拥抱。

6.

李希侃就这么在毕雯珺的小出租屋里住下了。

说是小出租屋,其实一点儿也不小。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采光不大好,房租相对也就便宜了点。但是毕雯珺一个人负担房租多少还是有点吃不消,李希侃大手一挥给毕雯珺转了三个月的房租,前提是让毕雯珺承包他的早午晚饭。

最开始毕雯珺还有个室友,搞地下乐队的,前两天收拾行李回老家去了。

毕雯珺把客房大概打扫了一下,又替李希侃铺好了床。虽然后来这床基本等于白铺。

李希侃头两天晚上还规规矩矩的在自己房间窝着,第三天的时候非拉着毕雯珺在沙发看电影,看到一两点才回屋,到了第四天直接半夜抱着枕头跑毕雯珺床上了。

毕雯珺睡的浅,李希侃刚往床上一躺,他就醒了。偷偷瞄了一眼看见是李希侃又闭着眼继续装睡,直到听李希侃窝他怀里小声嘟囔说他是块木头才噗嗤一下笑出来声。

“你你你......你没睡啊!”李希侃被吓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本来睡了,后来我做梦梦见了只狐狸朝我跑过来我就醒了。”毕雯珺拽着李希侃的小臂把他拉进怀里躺好,又用下巴蹭了两下怀中人的头顶。

“狐狸被我抓住了,可以继续睡了。”

7.

毕雯珺大学顺了家里的意学的金融专业,起初学校还想让他保研,结果他铁了心要当个作家,他爸气的要和他断绝关系,毕雯珺倒也是倔,当天提了个二十四寸的箱子就走了。

最近他又开始投简历,面试上了家外企,和家里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而这种平和的像是滩死水的生活终于在一个月之后重新泛起波澜。

导火索是李希侃居然也投起了简历。

毕雯珺原以为李希侃只是住一阵子,过段时间就走了,他想李希侃总归是要出道的,他见过李希侃站在舞台上,李希侃身上泛着光,虽然可能是因为那天舞台灯光打的比较亮。但是李希侃下了台眼里的光,却和灯光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光也曾经在毕雯珺敲下一个又一个汉字时,出现在他的眼眶里。

那是热爱。

结果李希侃突然告诉他,他不要了,不管是热爱还是信仰,他都不要了。他就做一个普通人就足够了。

拿着加班加到猝死也吓不死人的薪水,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穿着颜色沉闷的西装一头扎进电梯里,也扎进这操蛋的人生里。

毕雯珺接受不了。

他可以忍受自己的书销量不好,可以放弃梦想,但是他接受不了李希侃套上灰色的外壳,成为一个像他现在这样无趣的人。

于是他们争吵。

“你还不明白吗!”

李希侃吵到最后吵累了,整个人瘫在床上,他把头埋在枕头下,像一只鸵鸟,将自己埋进回忆堆成的泥沙里,但是现实告诉他,该醒了。

“想做个不平凡的人才是最平凡的。” ​

李希侃这句话说的很轻,却在毕雯珺耳边炸出一朵雷来。

“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你喜欢舞台不是吗,所以我就......我就希望你能做你最喜欢的事,小侃,我......”

他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捏着衣角来回揉搓,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还想再说点什么就被李希侃打断了。

“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真的。”李希侃说完坐直了身凑近去吻他。

一切都不重要了,没能完成的梦想,心愿,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这一刻毕雯珺终于和自己和解。

8.

后来有一天晚上,李希侃躺在床上和毕雯珺打趣。“其实老毕你长得挺帅,不如你去试试出道。”

“那你来写书啊?我看那你一本书得写一百万字。”

说完他俩都笑开了。

“你唱歌也挺好听的。”李希侃窝在毕雯珺怀里,伸出手去挑毕雯珺下巴。“你给侃爷唱一个呗。”

“你咋不给我讲个故事呢?”

毕雯珺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唱了。

他在昏暗的房间里给李希侃唱《小美人》,李希侃听了第一句就去捏他的脸,企图让毕雯珺闭嘴。

毕雯珺就梗着脖子一边唱一边躲他的手,音唱跑了两个最后也无所谓。李希侃觉得没意思也就不乱动安生窝在毕雯珺怀里了。

“只要你一声”

毕雯珺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些。

“我给你一生”

李希侃用指尖在毕雯珺眼角的泪痣上摩挲。

“声声深深生生”

吻轻轻柔柔地落在李希侃的额头。

“晚安豆豆。”

良夜温吞,一夜好梦。

9.

两个人在一起其实没明说,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了。求婚也没多特别。情人节那天毕雯珺本来订了间餐厅,结果突然刮起台风。李希侃就说那算了不吃了,别吃个饭命都没了。

毕雯珺站在落地窗面前皱着眉,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那多可惜啊,我还包了餐厅。”

李希侃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你包餐厅干吗?是不是要和我求婚?”说完他就去掏毕雯珺的外套,果然翻到一个绒布盒子来。

“赶紧的啊!”

李希侃把盒子往毕雯珺手里塞。

“啊?”

“我说赶紧的,给我戴上,咱俩就算成了,成了之后侃爷我给你做顿好的。”

毕雯珺这才反应过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下,掏了戒指就往李希侃手上戴。

“不说点什么啊?”李希侃作势要把手往回收。

“对对对,要说的要说的。”毕雯珺拍了下脑瓜子“希侃,我以前总觉得自己会成为很了不起的人,后来我发现没那么容易,但是如果能和你一直在一起的话,就是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所以豆豆,我们一起过日子吧,平凡的我和平凡的你,一起把平凡的日子过的不那么平凡一点,你愿意吗?”

他说愿意。

10.

后来无非就是茶米油盐酱醋茶,再普通不过的故事了。

李希侃经常起不来,毕雯珺就做好了早餐再抱着人去洗漱。

毕雯珺偶尔脑瓜子疼,李希侃就去网上查食谱给他熬川芎白芷鱼头汤。

两个人互相扶持,互相包容,一起走过了五年的春夏秋冬,听起来,又好像是有那么一点浪漫的。

——————————

李希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光着脚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毕雯珺在厨房里忙活。

他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

“醒了?怎么又不穿鞋。”

“我临睡前看了你写的书。”

李希侃答非所问,毕雯珺转过身就抱着他去沙发上。

“我也看了一眼,我以前贼矫情你不觉得吗。”他去卧室拿拖鞋递给李希侃,米白色,毛绒绒的,和他自己脚上的一个款式。“要是我现在写的话肯定不这样写。”

“那你咋写啊?”李希侃和毕雯珺待久了,连口音都传染上了。

“我啊,就写女主人公最后回老家结了婚,然后才发现遇见那个人之后,一切平凡都变的不平凡了。”






后来,我拉你一起生活,过很多人的日子,写出来,很难写得浪漫。*

但是你本身,就是我乏味可陈的人生里,最大的浪漫。







*摘自李诞《笑场》
(最后一句 也是说给你听的 生日快乐

【多cp】地下车库联盟(1)




*多cp 洋灵卜鬼毕侃
*婚后老公不回家竟然是因为......
*ooc 沙雕文学


1.

“我加班呢”

“嗯嗯嗯马上回马上回”

“行行行挂了啊”

挂完李英超的电话李洋看了眼表,北京时间晚上八点五十二,他还没回家。

李洋电话里说自己还在加班。但李哥是谁啊,李哥是一个把饮料洒牛毛毯上都能扯到是奶牛渴了的奇男子。

李•河北第一虎•英超曾说过:李洋的嘴,骗人的鬼。

所以鬼才会相信他在加班。

李洋确实也没加班。他这会儿正搁自家小区车库里待着呢。

李洋不愿意回家并不是因为啥七年之痒更不是移情别恋,而是因为隔壁那傻大个邻居前几天送了一箱螃蟹来。李洋这人向来自诩顶天立地没啥怕的。除了鬼和螃蟹。其实李洋本来想着自己刚搬来没多久,邻居也是一番好意,就打算搁蒸箱里蒸蒸让李英超给吃了就得了,谁知道李英超非闹着要吃香辣蟹。

李洋听完用三秒钟思考了下自己和李英超的厨艺:小弟咱还是做梦吧,梦里啥都有。

但是李英超还就一定要吃了,最后李洋没法,妥协了,说那你让老岳来咱家做吧。结果岳明辉上个月出国了,最快也得下个月回来。

李洋:天要亡我。

总之那一箱子螃蟹就在李洋家住下来了,李洋每次回到家一看见冰箱,想到里面有一堆巴掌大的螃蟹就一哆嗦。

说到螃蟹,待在车里的李洋瞬间感觉自己太阳穴那像是被螃蟹拧了一下,疼的他发晕。李洋摇开车窗想抽根烟,烟刚点上,隔壁车窗也放下来了。

“哥们,借个火呗!”

好死不死,说话的就是李洋隔壁送螃蟹的那邻居。

李洋:我现在关窗户还来得及吗?



2.

“哥们你停这多久了?”

“不长,两个小时吧。”

“嚯哥哥,行啊你这结婚才几年啊,就待两小时了,以后不得通宵啊。”

“......今年刚结。也不一定,要是没你那螃蟹你哥哥我现在已经开始幸福的新婚生活里每日运动的环节了。”

卜凡不说话了。

李洋看他这样子也没再损他。两人刚刚聊的还算投机的,聊了之后才发现居然以前还是一个学校的。卜凡知道以后大喊一声:哥哥!缘分啊!以后咱就是藕莲小区车库联盟了!

李洋听了双手抱拳。“弟弟,言重了。你哥哥我等到下个月螃蟹归西也就能摆脱这种下班要在车库坐两三个小时的苦逼生活了。”

卜凡听了挠挠头。“其实哥哥我结婚两三年了,也就最近才开始下班不回家要待在车库里的。”

李洋听完觉得自己闻到八卦的味道了,烟一掐,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问。

“结婚两年丈夫不回家,可怜妻子一人独守空房,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敬请收看今日的百家讲坛!”

卜凡:哥哥我老婆也是带把的和你家那个一样。还有你这啥啊,五五六六七七八八花里胡哨的一天天的。


3.

其实卜凡不回家的原因也很简单。

不是他不想回家,是王琳凯不让。

卜凡哥哥前几天出差,嫂子也不在家,就把小女儿送到卜凡这来了。

卜凡这小侄女刚来那天扎了个小丸子,圆溜溜的窝在脑后,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小酒窝也跑了出来。公主裙小皮鞋更是标配。总之从上到下都被可爱包围,只一点不可爱,看到卜凡就哭。倒是喜欢王琳凯喜欢的紧,一口一个小叔叔喊的王琳凯心都软成小侄女怀里那包草莓棉花糖了。

就是可怜卜凡了,被王琳凯下令,每天要等到小侄女睡着以后再回家。

说到这里卜凡只想感谢天感谢地,还好自己小侄女睡的算早,每天一到九点半准时入睡。要是睡得晚了,自己还不是更遭罪。


4.

卜凡和李洋这边正诉苦呢,突然看见一个外卖小哥拎着外卖就朝这边走过来了。

“是毕先生吗?您的外卖。”

卜凡和李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我没点外卖啊,咱俩也都不信毕,这谁啊?

俩人一头雾水,卜凡正准备开口问小哥你是不是搞错了,就看见隔壁车车窗放了下来。

“这里!是我的。”

接完外卖还递出一袋垃圾,卜凡粗略看了一眼估计是刚刚在车里嗑瓜子了。总之一整套操作行云流水,看的李洋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卜凡不以为然朝隔壁的努努嘴。“看见没,也是咱一栋的。毕雯珺。这就是结婚五年的实力。”


5.

“雯珺你又是因为什么下班不回家啊?”

“哎,也没啥,就是我老婆他......算了,不说了,脑瓜子疼。”

李洋听了兴奋了,心想终于能听到个有意思的八卦了吗!他探出头冲毕雯珺喊。“别啊!说说看!你洋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就算帮不到你,你说出来让你洋哥乐呵乐呵也行。

“就是我老婆他最近沉迷直播,每天在家喊什么双击666,感谢这位老铁的火箭,还唱什么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听的我上班脑子里全是这声,表格差点都打错。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最要命的事,他还非拉着我和他一起播,让我玩悠悠球,他在旁边打快板。我是真......脑瓜子疼啊。”

李洋虽然没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劲爆内容,但是收到了安慰。他脑补了一下如果李英超玩直播大概是要在线激情朗读青春疼痛文学,而自己会被迫在一旁共同朗读,这样想想螃蟹好像还行。

卜凡也默默脑补自家那小炮仗举着个音响直播唱rap,自己可能大概应该也许要在一旁跳社会摇为他伴舞,想着想着卜凡仿佛看到社会摇教学视频大全在向他招手。

于是卜凡举起胳膊—“咣”一声,撞到了手。

“嘶......我靠疼死我了!但是这个现在不重要,咱们三都这么惨了!得团结啊!我宣布藕莲小区地下车库联盟从今天起正式成立!我们的口号是!”

“打倒螃蟹!”

“送走小侄女!”

“拒绝一直播!”

说完三人电话就都响了。

“李振洋马上十点你回不回来了!你就在公司睡吧!”

“普凡我给你发多少条微信了?你今晚甭想上床睡觉了。”

“老毕距离你睡沙发还有五分钟,你可以开始生死时速了祝你好运886。”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洋灵】破晓





*前路漫长 相伴前行方能不惧风霜
*出道快乐
(没什么意思现实向很短很平淡

(但是我自己写哭了 我有毛病

(可配合王菀之的哥歌食用



1.

木子洋今儿一大早就醒了。

他一睁眼就看见灵超举着个吹风机站在自己床前,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刚睡醒,手指尖悬在开关上,脸上还堆着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假笑。

“洋......洋哥你咋醒这么早。”

木子洋刚要发作目光就落在了灵超头顶翘起的的几缕发丝上,卡在嗓子眼的起床气瞬间融在小孩弯弯笑眼中,木子洋叹了口气揉了揉灵超细细软软的发。

“要出道了,紧张啊。”

灵超没等到预想中的一顿打却被揉了头发,一脸震惊,悬着的指尖迷迷糊糊中就按下了开关。吹风机发出的噪音一下子吞掉了木子洋说的话,待他反应过来只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尾音。

“啊?你说啥?”

“我说!我做梦梦见你变成螃蟹了,可丑了,我就被吓醒了。”

灵超切了一声,过了几秒又补上一句“洋哥你别叹气,我小时候我妈老和我说叹气的话,福气会溜走的。今天出道,得顺顺利利呀。”

灵超说的真挚,木子洋听的也真挚,坐直了身子才开口答他。

“顺顺利利,一定会的。”

窗外,天空泛起鱼肚白,木子洋的吻轻轻柔柔地落在灵超的额角。

天快亮了。

2.

灵超拉着木子洋去吃早餐。

豆浆刚买来没多久,灵超一口下去烫的眼泪花儿都出来了,吐着舌头用手扇风。

木子洋看灵超这样笑的乱颤,灵超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睛瞪他。木子洋被瞪了也无所畏惧,笑够了又开始耍嘴皮子。

“小弟,你洋哥我不仅梦见你变螃蟹了,还梦见你喝豆浆被烫着了,所以说你这就叫不听洋哥言,吃亏在眼前。”

“你又没告诉我我会被烫着,略略略。”灵超吐着舌头送给了木子洋一个白眼。

木子洋说的当然是假的,但是他昨晚确实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在梦里一直跑,漫无目的跑,就好像只是为了跑而跑。

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在跑,他跑过菏泽的大街小巷,跑过北服的每个角落,跑过秀场的凌乱后台,然后跑进了草场地,一个人就变成了四个人。再然后,春夏秋冬同他擦肩而过,四个人变成了九十九个人,他越跑越累,身边人也越来越少,他的膝盖被风磨的青紫,脚后跟也裂出血色的花。他跑不动了。天空开始下雨,他同另外一个人停在原地,看着身旁的人渐行渐远。

要被抛下了,他想。

然后又有两个小人跑了回来,他们眼眶红红的,拉着他继续跑。九十九个人又变成了四个人。

雨越下越大,下到最后变成了雪。

四个人踩在雪上,跑啊跑啊,就白了头。

3.

灵超和木子洋确定关系的那一天既没下雨也没下雪。

那天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晴天,刚下舞蹈课木子洋满头都是汗,坐靠在镜子旁问他,小弟,你喜欢我吗?

灵超点头,说喜欢。

木子洋又说,我说的不是对哥哥的那种喜欢。

灵超还是点头,他说我知道,洋哥我喜欢你。

练习室里虽然没有人但是有摄像头,木子洋就只是勾了勾灵超的小指。

“那就在一起了啊小弟。”他这样说。

那天木子洋还发了一条朋友圈,新年快乐,他这样写。有人在下面评论是不是天天训练变傻了,今天才十一月。

4.

彩排的时候灵超问木子洋。“洋哥,你说等会要是搞砸了怎么办。”

灵超比同龄人经历的多得多,但是说到底也还是个小孩,也会紧张也会害怕。这两天基本上没敢看手机,他知道一定有很多很多人用各种方式将爱意捧给他看,而他怕自己辜负了这些爱意,怕自己搞砸舞台,怕忘词,怕走音,怕跳错......他怕的太多了,但是木子洋告诉他:不会的,小弟。一定会顺顺利利的。

灵超其实还是很怕,他紧张的心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但是木子洋这样说了,灵超就信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大他七岁的哥哥,是他亲密无间的爱人,更是以后会同他走很长一段路的旅伴。灵超在十五岁的时候遇见木子洋,木子洋教会他爱与被爱,陪他走过暴雨和艳阳天,牵着他度过许许多多个重要的时刻,告诉他弟弟不要去做大人,弟弟就当弟弟就好。

这样的木子洋,是他安全感的最佳来源。

5.

上台前木子洋问灵超,小弟你还紧张吗?

灵超不答反去问他:哥哥你呢?

木子洋笑着说,我快紧张死了。灵超就跟着他笑,说洋哥好巧啊我也是。

然后灵超勾了勾木子洋的小指,“别怕洋哥,我和你一起什么都不用怕。”

木子洋突然想起来他做的那个梦,最后身旁有个小人勾着他的小指和他一起踩雪,他们约定,以后每个冬天都要一起踩雪。

只一瞬间,他就有了底气。

6.

“李振洋!”

刚结束演出的后台乱糟糟的,灵超趴在木子洋耳边喊的快把他耳膜震破也没人注意。

“你的新年开始啦!”

说完他高高的把手举起,五指张开,最后又同木子洋的手交叠在一起,烟花就在木子洋心里开出千千万万朵。*





*这里其实是想到了花希微博里的一段话“你如果缓缓把手举起来,举到顶,再突然张开五指,那恭喜你,你刚刚给自己放了个烟花,一次最多放两个,可你知道嘛,如果你缓缓把手伸过来,牵住我,那么我心里,是烟花千千万万朵。 ​”